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viztorlui | 24th Oct 2012 | 狂想曲 | (375 Reads)

國民教育推行的是與非我不想多談,反而我在整個政治運動的過程中留意到一個特別的現像,就是支持跟反對的陣型在年齡的界別上有一條很明顯的分界線。如大家有細心留意,在這場運動初期大多數反對推行國民教育的人都是1970年代中後期出生的人,而支持推行國民教育人士的主要年齡層為60後或以之出生的人(利益申報: 本人是個80)

 

為甚麼會有這一條分界線?這令我想起1967年的暴動。1967年暴動平定以後,英國殖民政府明白到要鞏固他們在香港的統治,就必需把香港華人跟大陸的華人的關連進一步分裂。於是港英殖民政府於70初期就展開了一連串看似是提高華人地位,實質有其政治目的高明洗腦政策。我想只有政治智慧近乎零的人才會相信英國殖民政府沒有對香港華人進行洗腦政策。

 

1967年暴動以前,英國殖民政府鮮有關心香港流通的華語。但在暴動後,英國人明白到要有效地控制市民,首先必需要統一華人語言,方便加強公民教育和加強警方執法的可能性。於是在70年代初期,殖民政府忽然支持在香港推行廣府話(即粵語),而非當時大部份華人通用的普通話(: 當時因抵壘政策,大量內地人移居香港,廣州或廣東人絕不是當時大多數的居港華人) 此後,港英政府要求學校使用粵語作華語授課,而廣播及公共機構等除英語外亦同樣只限用粵語。這些政策限制了普通話於香港的流通,亦使其他方言群體在香港逐漸消失。這些推廣粵語的政策,看似是港英政府提高本地華人地位的行動,實則是將居港華人逐漸地從基本語言溝通上與大陸分隔。其實,港英政府在1974修改《法定語文條例》,使中文獲立為法定語文,亦是67暴動後忽然關心華人的政策。雖然《法定語文條例》並沒有說明所謂「中文」是繁體中文或是簡體中文,但從港英政府其後「建議」學校只用繁體中文授課,就不難明白這也是進一步分離居港華人與內地華人的招數(: 其實相關高招還有很多,但非本文討論範圍)

 

好,越說越遠,其實話說回來,上面想說明的就是英國人的洗腦工程其實真的是非常高明。他們非常成功將708090年初代出生的港人完全地從大陸分裂出來,在他們心中殖根對內地共產黨的恐懼,我想這也是為甚麼這群人會佔初期反對推行國民教育人士的大多數。另外,因語言及文字等基本民族溝通文化存在差異,這一代的香港華人亦深感自己與內地華人並不相同,部份更認定自己是一個獨立的文化個體,我想這亦是這些人(包括我自己)存在民族身份認同問題的其中一個基本原因。

 

那麼作為一個80後,我會怎樣看自己的身份?是中國人、香港人?為甚麼那些5060後的長輩(後稱: “上一代人”)天天罵我們這些年輕人「做中國人有乜咁羞家」,卻仍有不少8090後的青年人(後稱: “這一代人”)依然不肯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我想這個現象是由於是兩代人對「中國人」這個概念有徹底不同的認知而產生的。

 

其實這一代人對「中國人」這個身份的抗拒,我認為或多或少都是基於一個「國」字。這個「國」是指那個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還是「滿州國」?如果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話,上一代人,對不起請接受現實,大多數我們這一代人真的不能立即接受這個身份(除非內地情況忽然有翻天覆地的變化)。假若是「中華民國」的話,相信抗拒力即時少了一大半,至少近十年人家示範了亞洲區最佳的自由民主推行。可况實情是國父孫中山先生首先決定把「中華民國」的國號的簡稱正式定為「中國」,而在國際外交上則稱「CHINA」。這也是「中國」首次於國際上正名。

 

其實這也是中文吊詭的地方,中華的帝制文化似乎讓我們於承認自己是某一民族的同時,就必需附帶承認一個「國」或即一個「政治權力」的存在,這亦即是所謂有國才有家的概念。每次中國的政權交替,就必然附帶國號的改稱,由秦始皇統一天下,到國民黨推翻滿清,再到中國共產黨取得政權,當權者一上場想到的,就是更改國家名號。這與西方文化,先民族後國家的概念剛好相反。在歐州語系,「English」是「英格蘭」、French」是「法蘭西」、German」是「德意志」,指的都是一個民族;還有發源自歐州的Republic」應該叫「共和」指的是一種政治體制。可是中國人偏要把自己「國」的概念強加到別人身上,稱人家為英國人」、法國人」、德國人」、共和國」。

 

基於上述論點,我們是否能拋開有國才有家的概念,將對國家及民族的身份認同分開處理?其實這並非那麼異想天開。比如一個波蘭人移居到英國多年並取得了英國公民身份,但如你問他是那裡的人,他通常都會首先答你他是波蘭人,再追問時,他才會跟你說他是居英波籣人或回答他已經成為英國公民。是的,於外國你詢問一個人的國藉,對方通常先會以自身的民族作答,就好像散居於世界的猶太人,無論他們手持那國護照,他們定必答肯定的回答他們是猶太人。

 

因此,反推過來,我們能否將Chinese」看成是「中華民族」或「華人」而非中國人」?喂!這麼一聽,我個人認為成件事舒服曬!至少,在中華民族的概念下,那些五毫黨就不能再稱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下,就只有中國人而沒有甚麼叫香港人。因為,中華民族本身就是一個大家族,包括,滿等不同民族,大家都是中華」這個大家族」下互相專重並存在的文化。他們夠不夠膽稱中共的統治下就沒有所謂滿人、蒙人甚至漢人之分?香港因其獨特的歷史背景,確實已發展出一套完全獨立於內地的文化系統,我們為甚麼不能稱自己為「中華民族」內的香港人?

 

寫了這麼多,其實我想說的是我們這一代反對強行推展國民教育就是因為怕香港政府會於我們的下一代的思想裡預設了認同中國人等同認同中國共產政權的概念。不要跟我說世上沒有洗腦教育這回事,港英政府年代,我們已親身經歷了一次。我們之所以抗拒認同所謂中國人」的身份,就是上一代人往往於中國人」的概念裡預設了必需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一個概念。在這一預設下,我能否於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同時,但不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權或其統治方式?我能否愛國但不愛黨?如果可以的話,那麼當中這個「國字指的是那一「國

 

我想除了那些麻木痴戀著英國殖民政府的少數人,其實並不多香港人抗拒「華人」這個身份。這就好像很多移居海外的華人」仍然會以自身民族身份感到自豪。你問他們是那裡人,他們大部份都會答他們是華人」(Chinese) 或某國華橋(如:American Chinese) 。即使在異鄉生活,他們也永不會忘懷「中華民族」這個身份。但我相信,令他們感到自豪的是「中華民族」本身源遠流長五千年的歷史文化,與那面紅色的五星旗並無關係!

 

不竟我們這一代人已被西方自由民主思想洗腦經年,很難一時三刻接受共產黨的一黨專政。故能否先讓我們做一個自豪的「華人」?至於「中國人」確實是一個結構性非常複雜的問題,請你先不要就中國人預設任何官式定義,我們再來好好談談吧!

Picture 


viztorlui | 27th Dec 2011 | 建築事務所, 精選文章 | (244 Reads)
想知多些樓宇保值的良方?請看香港測量師學會於2008年制作的短片啦!內有執業的專業測量師教你樓宇維修等樓宇保值的基本知識!


viztorlui | 13th Sep 2011 | 建築事務所, 精選文章 | (2361 Reads)

            老實說,由我選科、畢業到取得執業資格,身邊人一直都沒怎麼真正關心過建築測量是一門怎樣的專業。近日死因裁判法庭就馬頭圍道塌樓意外的判決,卻忽然引起了公眾對這門專業的「關心」,更吸引了一眾高登巴打的注意。最近一篇「點解睇樓有無結構問題係測量師而唔係結構工程師?? 」的貼題於高登討論區,引起了熱烈的討論。(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15035011&extra=&page=1)

           身為建築行業的專業人士,我非常認同該篇貼題板主的觀點,亦同意樓宇結構的問題應該由結構工程師去處理。據本人了解,香港測量師學會亦無提出過,建築測量師比結構工程師更加合適去處理樓宇結構上的問題。雖然如此,我想指出該板主的提問其實是有一個前題,就如:「點解睇吓啲骨有乜問題,唔係由骨科醫生去做?」或「點解睇吓個腦有乜問題,唔係由腦科醫生去做?」,假設了病人已經清楚知道了自已身體問題的本質。

            但對於市民大眾,於生病的時候,最困難的並不是不懂選取那種醫生替自已治療,而是根本攪不清楚自已身體那裡出了問題。比方說,一個人長期腰痛,不一定就是脊骨出了毛病,也很有可能是腎臟出了問題。因此,一個能清楚了解自己身體狀况和病歷的醫生對市民大眾是很重要的。這也是家庭醫生這個專科概念於世界各地開始發展的原因。家庭醫生不但擁有病理學的專業知識,亦對各專業醫學範疇有一定的了解,透過與病人家庭建立長期的關係,可以準確地診斷影響到病人健康的根本問題,建議合適的治療或轉介其他專科醫生跟進。

            其實建築測量師與專業結構工程師在建築界中的關係非常密切,就像醫學界中的專業家庭醫生與骨科醫生。彼此的工作範疇有基本共通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專長,在不同的崗位上各自發揮所長,在某些個案的處理上也會互相轉介以達至最佳效益。           

 (閱讀全文)

Next